几树惊秋
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2
 
 
 
    徐晟

    白露,秋分,寒露,霜降。秋天的脚步并不像美女莲步蹁跹,倒有几分像醉酒的汉子,深一脚,浅一脚,跌跌撞撞就走到了季节的深处。
    人烟寒橘柚,秋色老梧桐。对于季节的变换,梧桐最为敏感。秋色老,先老梧桐。未觉池塘春草梦,阶前梧叶已秋声。
    寒露凝霜,几树惊秋。白杨树枝寒叶瘦,剑戟般刺向苍穹,护卫着日渐裸露的鸟巢。苦楝树叶落归根,只剩一挂一挂的苦楝子,兀自在风中摇摆不定,像无处安身的孩子,苦哈哈留守在村庄。枣树形容枯槁,如青筋暴突的老人,站在山丘上张望,盼着在外打工的儿女早点回家。
    秋色无远近,出门尽寒意。路两旁的银杏,黄叶纷飞。秋天的树,本该学会了安静,在安静中享受阳光,体会无欲无求的岁月静好。可银杏叶却并不安定,在秋风的阵阵撩拨下,一些叶子开始心猿意马,迫不及待地离开枝头,学着飞鸟的姿势,扑闪着并不存在的翅膀,走上不可预知的旅程。人有时也会这样,老了老了,并不安心于坚守了大半辈子的地方,幻想着外面世界的精彩,一有机会,就准备开启一段新的生活,就像五十岁的我,从熟悉的乡村到陌生的城市,也不管前路如何。
    自古逢秋悲寂寥,无论是季节上的秋天还是人生的秋季,总让人心生时光易老的惆怅。走在铺满落叶的路上,眼前光秃秃的树枝,刺痛着敏感的神经。
    这个时候的田野,像分娩后懒得打理的女人,头发乱蓬蓬的。山坡上的乌桕,在一片枯黄的背景中格外亮眼,远远看去,如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。
    其实,对于秋天的到来,所有的树都有感知,只是有的树黯然神伤,在凄风苦雨中感叹生命的无常;有的树顺天安命,落叶归根演绎着生命的轮回;有的树心有不甘,抓住余下不多的时光,努力绽放最美的容颜。
    夕阳的余晖,染红了西天。远山如画,寥廓壮丽。忽然想起泰戈尔的诗句——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人如果有了这种境界,又何惧霜重秋寒?
■静夜思
 

◎CoryRight 版权所有: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

地址: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14号 邮编:300042

电话:022-83606954 传真:23397010

Email:tjswlgbjbgs2016@163.com

技术支持:天津市信息中心

津ICP备1000277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