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和我的祖国】骑车之随想
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17

    我年近八十,如今仍坚持骑自行车出行,一件件骑车的往事也时常浮现在眼前。

上学路上

    1954年秋天,我和我的叔伯弟弟李清义高小(现在的小学6年级)毕业,考上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第二中学(现在的邯郸市第十四中学)。从我们家义井镇上拔剑村到峰峰二中(元宝山脚下、黑龙洞村旁)有20多里。那个年代,没有公交车,学生上学主要靠步行。每周六下午放学回家,周日下午返校,我和弟弟就是靠两条腿走,那时候我们才十几岁,走起来也不觉得累。后来,我们家买了一辆自行车,遇上周日下午返校,我父亲和一同事分别骑车送我们俩到学校。我们学会骑自行车后,我们俩推着一辆自行车上路。到了公路上,我们采取轮流骑车的办法,即我骑一段路把车放下,然后步行往前走;我弟弟走到车跟前,他再骑上车继续前行。就这样,我们俩轮流骑一段走一段,直到学校。

夜里骑车

    1957年9月,我考上峰峰二中高中,上学、回家自行车是我唯一的交通工具。到了1958年,“大跃进”开始了,学校掀起了勤工俭学的高潮。学校先后建立了小高炉、石灰厂、炼焦厂、陶瓷厂,还种了小麦高产实验田。在老师的带领下,同学们在不同岗位上干得热火朝天。那年我16岁,是班干部。正当我在学校为劳动而忙碌的时候,我母亲因病住了离学校不远的人民医院,我姥姥因年迈多病在家卧床。因医院离学校近,我经常骑车到医院照顾母亲,有时母亲想吃什么了,我就骑车到新市区或更远的地方矿务局商场去买,尽量满足她的需要。有病的姥姥尽管家中有我弟弟照顾,但我还是要抽时间回家看看她老人家,好让母亲放心。那时候,我回家看姥姥一般都是下午骑车回去,在家与姥姥聊聊天、问问病情,安慰安慰,并一起吃晚饭。为了不耽误第二天在学校干活,我在家吃完饭后还要返回学校。临行前,我先摸摸自行车胎有没有气儿,用打气筒给车胎把气儿打足,然后就骑车出村上了公路。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,公路上又没有路灯,我只好在黑夜中骑车前行。由于我白天在学校干活儿,在磁窑当烧工时还要三班倒上夜班,所以我常常处在又累又困的精神状态。在从义井到新市区的公路上,夜间行人稀少。我骑着骑着迷迷糊糊在车上就要睡着了,有几次我连人带车摔到路边的沟里。胳膊、腿被摔得擦破了皮我也不在乎,爬起来骑上车继续往前走,一直骑到学校。

骑车跑遍市区

    1965年8月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天津市公安局当了一名干部。为了方便工作,局行政处给每一个科室配备几辆自行车,那叫公车。科里的同志出去调研、办公,可以使用公车。但公车数量有限,够不上每人一辆,我这个新来的就自己买了一辆飞鸽牌28加重自行车。那时候,自行车、手表、缝纫机三大件是紧俏物资,凭票供应。买这辆自行车花了我几个月的工资。自行车在我的生活和工作中都离不开。在生活中,除了骑着自行车上下班,还要去换煤气罐、买粮食、买菜等。为了接送孩子去幼儿园,我在自行车上加了一个小挎斗。在工作中,我私车公用,骑着它跑遍市内六区,到分局、到派出所摸情况、搞调研。有一次骑着车去调研,半道上遇上了大雨,我躲避不及被大雨浇了个“落汤鸡”。上世纪70年代,机关有一项制度,就是干部到工厂企业参加劳动,这是促进机关革命化的一项重要措施。每周四我们要到工厂企业参加一天劳动。我曾在位于小稍口的天津灯泡厂车间劳动过,在位于东丽区的天津食品二厂扫过猪圈,在河西区的缝纫厂蹬过缝纫机。到这些地方干活儿,不管多远的道儿,因坐公交车不方便,就骑自行车往返。可见,自行车对于我的生活、工作有多么重要!

骑车捡马粪

    1969年10月初,我儿子出生后不到3个月,我就被派到市公安局“五七”干校参加劳动。从我家到干校大约有25公里。我往返“五七”干校全靠那辆加重自行车。在干校,我曾翻过地,插过秧,较过冰。为了给田地里增加肥料,我同其他学员还主动自觉地在马路上拣马粪。

    每星期一早上吃完早点,我骑上自行车就赶往干校开始一周的劳动。那时候,到干校的路上马车比较多,马粪也随处可见。为了拣到马粪,我准备了一个竹筐、一把铁锨。我把竹筐用绳子绑在自行车后座上,带着铁锨,骑上自行车朝着干校的方向奔去。在路上,一边骑车一边看着前面的马路,看见马粪,左手扶着自行车的把,右手拿着铁锨把马粪从地上捡起来,放进后边的竹筐里。遇到马粪多的地方,我下车把车放好,再用铁锨一锨一锨敛起马粪放进框里。就这样,骑一路捡一路,带着满满的粪筐准时赶到干校上班。

退休生活中的自行车

    2007年9月我从市委办公厅的领导岗位上退休了。生活方式、生活节奏、个人兴趣都发生了变化。自行车成了我退休生活中须臾不可离开的东西。每天早上,我骑上车先到小公园练练身体,然后去买菜买早点。这几年,我在天津市老年人大学上计算机课,在市老年活动中心枫林园上书法课,都是骑着自行车往返。如果哪里举办书画展,远道儿的坐公交去,一般情况下就骑自行车去。就连到医院看病取药,有时候坐公交,有时候打的,而更多的时候是骑车去,这样既方便又节省时间。

    近几年,由于我的膝盖不好,走路时间长了,两腿吃不消,我就更离不开自行车了。退休后,骑车既是生活之必需,又能活动筋骨、锻炼身体,何乐而不为!有的老同志开玩笑地说要“生命不息,车轮不止”。这应该也是我努力的方向。

自行车的生命力

     人类即将进入21 世纪20年代。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在家庭中自行车逐渐被汽车所代替,过去一家有两三辆自行车,而现在有两辆汽车的家庭已经相当普遍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自行车会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吗?自行车还有生命力吗?这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社会问题。

     据报道,2018年全国两轮脚踏自行车产量4038.04万辆。天津是生产自行车的传统城市,飞鸽牌、红旗牌自行车曾驰名全国。天津自行车协会成立于1995年,多年来,为天津在全国领跑自行车行业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。协会举办的一年一届的“中国北方国际自行车展览会”,办出了水平,办出了特色,展示了人们对自行车发展的新希望。

     近几年,社会上出现了“共享单车”这个新鲜事物。共享单车属于绿色环保的共享经济。从这几年的社会实践看,共享单车方便群众出行,解决交通拥堵,符合低碳环保理念,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和各级政府的重视。尽管在共享单车实施过程中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需要采取措施不断改进和完善。但由此也可以看出,自行车为人们的现代生活提供了新的需要,显示了新的活力。

     自行车运动是一项体育运动,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。世界自行车锦标赛、环法自行车赛、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等,都是有国际影响的重要赛事。在民间,正在把骑自行车作为强身健体的一种重要锻炼方式。许多老年人自发地组织骑游队,周游四方。从体育运动的角度看,自行车更有无限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 自行车,是我工作中的助手、生活中的伙伴。过去,我离不开它;现在、今后我仍然离不开它!我对自行车情有独钟,对自行车行业今后的发展充满了信心。


文:市委办公厅退休干部李清和

 

 

◎CoryRight 版权所有: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

地址: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14号 邮编:300042

电话:022-83606954 传真:23397010

Email:tjswlgbjbgs2016@163.com

技术支持:天津市信息中心

津ICP备1000277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