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着飞机去北京
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1

   

  看到题目,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好笑。从天津到北京坐城际列车也就用半个小时,就是开汽车两个小时也就到了,用得着坐飞机吗?但是,我要讲的是发生在四十年前的真实故事。 

  197910月我们要结婚了。当时流行的结婚方式是,新人在家里大排筵宴,邀请宾朋,举行典礼。这在那个温饱还没有完全解决的年代,不乏是个很好的形式。但是,我家双方老人年老多病,没有精力来操劳这么大规模的活动。于是,我们决定采取一个既简朴又时尚的方式——去北京旅行结婚。那时候,人们很少出门远行。因为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工作,既没有时间,又没有闲钱,更没有便利的交通工具。所以,利用婚假走出家门,满足了我们一直想看看外面世界的愿望。 

  出门旅行首先要解决的是住和行的问题,那时没有旅游公司,所有一切都要靠自己。当时,诺大的首都北京宾馆酒店很少,主要是供外宾使用,普通百姓只能住国营的旅店或招待所,好在北京的亲戚接待了我们。“住”的问题解决了,但“行”还是个问题。以往,我们因公出差都是坐绿皮火车,但坐火车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。车少人多,车里经常是人挨人,人挤人,通道、门廊挤满了席地而坐的人们,别说上厕所、喝水了,就是喘气,空气中都弥漫着呛人的气味。铁路不理想,那就走公路吧。当时,天津到北京只有一条津京公路,而且,是行人、自行车、马车和机动车混用,单程也要四个多小时,不安全不说,最关键是找不到车。那时别说家庭没有小轿车,就是一般的企业也没有。我当时所在的是一个有着60多个下属单位、2.6万多名职工的大型工业公司,不过才有一辆轿车供领导使用,搭车进京是不可能的。就在这时,我们听说民航飞机放开了政策。那时民航是归军队管辖的,一般只允许外宾和高级干部乘坐,现在普通民众只要开个单位证明信,拿着户口本,就能买票了。听到消息我们好高兴啊!坐着飞机去北京,这又为我们的旅行平添了一份新意。我俩立即开了信,拿了户口本,兴冲冲的来到位于和平路四面钟的民航售票处。进得门来一看,哇!售票大厅冷冷清清,除了售票员坐着柜台里,买票的只有我们俩人,可见坐飞机的人寥寥无几。我们每个人交上了10元票钱和证信,顺利的拿到了机票。 

  出发的那天清晨,我们在兄弟姐妹们的簇拥之下,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来到售票处,由一辆中巴车把我们送到了天津机场。候机厅很小,只有200多平米,但装饰得富丽堂皇。房顶上挂着水晶吊灯,缤纷的色彩把房间照得雪亮。地上铺着厚厚的红地毯,走在上面脚下感到软软的弹力。四处摆放着由四个单人沙发和茶几围起的休息座位,有五、六位待机的外宾正在聊天。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香水味道,不时传来轻柔的背景音乐。要知道,在文革后期,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和接触的,已经习惯了简朴的我们,对于扑面而来的豪华,真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。一会儿,服务员端来了茶水和小吃,轻声的告诉我们,由于大雾的原因,飞机将推迟起飞,这正好给我们时间到处转转。走出候机厅,机场上静悄悄的没有人,只停放着我们即将登上的“子爵号”飞机。那架飞机很小,只能搭载52名乘客,但在当时它可是个庞然大物。一位执勤的解放军战士走过来,听说我们是旅行结婚,欣然为我们照了一张站在舷梯上的合影照。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大雾散开,我们登上了飞机。飞机里只有7名乘客,大家可以随便坐,我靠着舷窗坐了下来。飞机启动了,加速了,离开地面了,冲向天空了,那种与飞机一起腾空而起的感觉,让我激动不已。放眼窗外,我希望看到蓝天白云,但是什么都看不见。厚厚的乌云包围着飞机,疾风拖拽着一道道的黑云,像箭一样划过机翼,飞机开始颠簸了。我渐渐感到有些不舒服,不由得想到了飞行员,他可能要经常克服身体的不适,在这一片混沌的云层里,仅靠仪表穿云破雾,驾驶着飞机不偏不倚的飞向目的地,太了不起了。暇想之间,飞机已经飞行了30分钟,平稳的降落在了北京机场。我特意跑到驾驶室的下面,看看那位令人钦佩的飞行员,原来他只是一位平平常常的解放军小伙子。离开机场,我们满怀着一腔的激动与兴奋,开始了一周的旅行,游览了故宫、颐和园,登上了长城、香山,领略了祖国灿烂悠久的文化和美丽的河山,幸福的度过了难忘的时光。 

  岁月荏苒,一晃40年过去了,但每当我们回想起这一切,就感慨无限。当年的一次坐飞机旅行,就能够成为我们人生中的一件大事,在亲朋好友中也成了爆炸式的新闻。然而,今天坐飞机出行已成为常态。不仅年轻人旅行结婚要周游世界,就连退休的老人们,也都成群结队的组成“银发团”到世界各地旅行。在祖国的大地上,高速公路、高速铁路交织成网,私家车遍地行,谁也阻止不了人们的脚步。我们的国家不仅能够造国产飞机C919上天,造“蛟龙”载人潜水器下海,还能让“玉兔”登月,让“北斗”导航,让“坐地日行八万里”的神话成为了现实。我们这些共和国的同龄人,见证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和艰辛的发展历程。所以,经常回望过去,更能不忘初心,由衷的感恩于党,自觉的为祖国的明天贡献自己的余热。(河西区退休干部 吴英俊) 

◎CoryRight 版权所有: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

地址: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14号 邮编:300042

电话:022-83606954 传真:23397010

Email:tjswlgbjbgs2016@163.com

技术支持:天津市信息中心

津ICP备10002778号